鸾葬·歌

不会画画的清水写手不是一条好咸鱼
没有板子,手绘或者指绘
没系统学过,业余画着玩玩
偶尔写小说,好多手稿完结了,就是懒得打字,导致完结遥遥无期(你
写作宗旨是——
【无法在阳光下微笑,那就在黑暗中起舞】
萌的cp众多且杂,最近以安雷为主
对逆cp保持尊敬,但请不要老在我眼前晃来晃去,事不过三,谢谢
认识的很多人说我又粗狂又细腻,既外向也内向
你说过的事我都会尽力记住,你所喜欢的,所不喜欢的,所有
你伤害我的我会尽力忘记,若是真的无缘,从此天涯两不相见
最后,有爱好相投的盆友来扩列啊~

改图完毕😂手机真鸡儿难用,我要吐了,这回真得歇歇再画了😞还是古装画着好玩儿,之前一阵子也不知道我吃错了什么药,一直画的现代装???🙃我一个原始人装什么现代化,还是滚回我的史前文明吧😃

耗时将近三天……终于……画完……了……我要猝死了😂脖子好疼,手好酸,眼好花,我别是废了😓本来就是上色废,困得眼花缭乱,手都抖,也不知道等清醒了以后还能看不?😔最近新开的文坑的人物之一,剩下的人物……真是画不动了,随缘吧……😃

【安雷】《暗堕》系列安雷篇,设定,试水

刚才发了一点设定,竟然有人点赞!小透明太感动了,于是把设定补全了一下。

虽然心疼,但是上一篇不全的我就删掉啦😢

是写安雷的自创世界观的趴

设定如下——

·初位面/第一位面:死后的世界。一开始未被发现,后来被世纪巫师(■■■■)发现,是■■发现的最上层位面,所以也被称作“初位面”,■■■■■。

·第二位面:生物的世界。活着的生灵存在于此,是最早被认知的世界之一。用自然精华孕育了能力者。

·第三位面:暗堕者的世界。在暗堕者渐渐增加的近百年间被感知,处于二、四位面之间,与两边都有重叠。

·第四位面:恶灵的世界。不知因何产生的邪恶空间,近百年来越来越壮大了,是最早被认知的世界之一。部分区域间断性的和第二位面重叠。

·第五位面:界外之境。很少有生命到达,几乎未被探知的空间,由初位暗堕者(■■■)最先触碰。

·零位面/初位面:■■■■。■■(?)的最■层(?)位面,■■生活的空间,可以改变■■空间。暂时■■■■。

·能力者:第二位面孕育的异能者。分为近、远、法、盾、影、护六大派系,每一派系下又有无数分之。每当二、四位面有局域重叠,就会前往阻止第四位面的恶灵入侵。注意,消除恶灵的任务根据等级和内容是有不同赏金的。

·暗堕者:能力者暗堕后的存在。失去希望的能力者的力量会反向转化,从而堕入黑暗。

·近力者(20):善于近程作战的能力者。攻击性较强,范围较短,主单体。一般会成为能力者小队的主力,种类最繁多的派系之一。因为近距离接触黑暗,是最易暗堕的派系之一。

·远力者(20):善于远程作战的能力者。攻击性较强,范围较远,主群攻。有时候能力者小队会在远和法之间只选一个,因为这里的战斗不是游戏,没有物理攻击和法术攻击的分别。

·法力者(20):善于施法作战的能力者。攻击性稍高于辅助性,攻击多样,善变化。有一些法力者会调制药剂,他们被尊称为“巫师”。这一派系多数不具备近战能力。种类最繁多的派系之一。

·盾力者(25):善于正面作战的能力者。攻击性和辅助性相近,力值较多,抗攻击。一般会成为能力者小队的队长,是受伤最频繁的高危职业。因为近距离接触黑暗,是最易暗堕的派系之一。

·影力者(20):善于暗中作战的能力者。攻击性稍低于辅助性,暗中埋伏,看机遇。因为能力偏暗,不太受欢迎,力者小队很少招募,多为“势力”效劳。种类最少的派系之一。

·护力者(15):善于后方作战的能力者。辅助性较强,范围看能力,消耗大,力值较少。数量稀少,每一个能力者小队都希望尽量多招募,他们往往可以在力值消耗过大时扭转乾坤。是最不易暗堕的派系,没有之一。

·力值:每一位能力者胸前挂着的力量水晶上会有奇异的数字(类似凹凸文那样)显示他们剩余的力量指数。不同种类的能力者拥有的力量多少不同,具体数量参照上述介绍前的括号。到10为消耗过大,到3时将不可逆转的走向死亡。暗堕后水晶被污染,只显示一个问号。因此暗堕者皆因耗尽力值而死去,但若不耗尽,暗堕者的时间将永远静止在暗堕的那一刻。

·灵:每一个生物的精神所在。死后升入第一位面,当其存在真正消失(肉身死,人皆忘)之后■■■■■■■■,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。

——

·世纪巫师(■■■■):传说中最伟大的一位长于药剂的法力者。晚年研究位面的关系,发现了第一位面,因为即将发现■■(?)的■位面而■■■。和初位暗堕者■■。

·初位暗堕者(■■■):已知的最早的一位暗堕者。曾是护力者,也是目前官方已知的唯一一位暗堕的护力者。活了很久,近百年暗堕者增加后失去了踪迹。凭一己之力发现了第五位面,并进入探测,但从未提起其中的一二。暗堕原因■■■■■■■。

·:第二位暗堕的护力者(安迷修):暗堕前和雷狮在一处能力者聚集地接任务。两人从训练营时期就互相看不顺眼,但是雷狮出危险任务的时候,又会以保护周围平民不被雷狮“误伤”为由跟去。最后一个任务中未能救回雷狮而暗堕(你就承认你已经喜欢上了他很难吗?啊?)。暗堕后笑的少了,也很少使用力量,因此存在了很久,从而初步探索到了,位面的秘密,但因为没说出口所以未被■■。暗堕最初安哥是迷茫的,但现在他在等待着■■■■■■■。

·活在记忆里的人(雷狮):是一位优秀(变态级)的近力者。享年18岁。其实他从来不会“误伤”平民,他有他的原则。社会我雷总,专挑那些危险的高报酬任务接。你们放心,雷总虽然人死了,但是他还“活”着,他的出场率依旧很高的。

·“海盗团”小队的众人(卡米尔,帕洛斯,佩利):最后一次任务的参与者,此后一直在寻找安哥,想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。基本上就是打酱油的(。

·“主角”小队的众人(金,格瑞,凯莉,紫堂幻):安迷修训练营时期的同学,关系较好,在安哥暗堕后曾帮助他躲避各国对暗堕者的搜索。本文中只是打个酱油而已😂

·“红绿灯”小队的众人(嘉德罗斯,雷德,蒙特祖玛):最牛逼的能力者小队,没事喜欢和“主角”小队抢抢任务啥的。似乎对控制能力者总部有兴趣,但在本文也是酱油😃

·其余凹凸世界的人物:不定期掉落出场,也许就看见他/她了呢,是吧~

·注:■■■■与■■■■无记忆传承可能,因为■■■■是被■■的,■■■■相当于是新造的人,所以■■■■的记载没有被■■,但形象被■■了。

·特注:有些东西不是bug,而是我为了不剧透无法明说打码了……会渐渐替换成无码版的设定的√

·以后也许会出别的cp或无cp的同世界观趴,用来补全剧情。

收拾屋子——
发现我高三真的挺TM闲的蛋疼啊😂
把一本自己原创小说的人物设定画了一个遍😂
虽然现在看挺丑的,但是我都佩服我自己哪来这么大毅力画完的😃
大概是课太无聊了吧😂就很迷🙃
话说我那时候还真敢上色啊……现在再看简直瑟瑟发抖😂
p4是一张高三没完成的废稿,看完大吃一惊——我以前是这么有耐心的人吗???😃
一个假期我经历了什么……😂
现在成为了我们班坚定的极简风😓

搁朋友圈看见一张猫猫的图,超级撩啊喂!
就第一感觉很像雷总😂
没控制住手,画了出来。
好几个月没正经的手绘了,画的我自己都尴尬😃
但是还是最喜欢雷总大猫猫了!
p3猫猫原图,是动图,不造发出来怎么样(你。
不会画色 气 满 满的感觉……蓝瘦😓
有没有哪位大佬画一下这个感觉的雷总啊!超想看😂
不过我一个小透明……
就,想想吧(。
然后,还是私心安雷😃
嘿嘿嘿

【原创暗黑无女主】皎殷JIAOYAN 后记

      完结了!
      开心~~~
      差一点忘记更新,太尴尬了😂
     话说……都没有人点小红心或者评论我还是很桑心的啊!
     感觉都没有人看一样(如果不是有一位小天使私信我,我真的一直这么认为啊!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这之后的一切就仿佛按照既定的路线走下去。
  宇辰在大学成绩也不错,顺利毕业。
  教授想让他读研,他拒绝了。
  到公司做了一名合格的总经理。
  巳始终跟随在他的身边,是他在黑暗中唯一的伙伴。
  商成海渐渐的把公司的权利转交给宇辰,开始退居幕后。
  殷午似乎是因为早年的伤不再像过去那样战无不胜,也开始生病。
  但他还是有着一张可以骗过所有人的年轻的脸。
  宇辰在后来的面试者中看见过殷雪晴,他没有录用。
  在殷午一次住院的时候,宇辰偶遇了来探望的夏文英。
  这是个好女人,好妻子。也曾经是个擅长体育的好女孩。
  他和她聊起她的孩子,她说她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,可惜,没有缘分。
  宇辰最终也没有透露关于巳的任何事。
  巳越来越像一个正常人的生活,还率领着一个“黑员工”的精英小队。
  宇辰和巳说:“但愿我的孩子可以脱离这种命运的魔爪。”
  巳看了他一会儿,意外的回应了:“我也是。”
  30岁时,宇辰结婚了。
  
  时间滚滚流逝,没有什么能阻止光阴前进的脚步。
  但也许,在无数次徒劳的尝试后,可以略微改变那么一点宿命,也不一定?
  
  光明世界的另一面,
  那是无尽的黑暗、血腥与死亡。
  生存在光与暗之间,
  游离在善与恶当中。
  在镜子的彼端,
  天,
  是蓝色的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终于填上一个坑啦!感动.jpg
      可惜后面还有千千万万个坑等着我……
      心碎,心痛到无法呼吸🙃
      后面还有番外哦~(不过更新大概要过一段时间,因为感觉之前写的不好,过两天不忙了要修改一下😂)

【原创暗黑无女主】皎殷JIAOYAN 第十二章 告别曾经

      发烧了,幸亏还记得更新😂
      终于要更完第一部完整的小说了,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一件事情,第一次做感到新鲜,第二次做开始熟悉,在做几次会成为炫耀的资本,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,兴趣被一点一点的消磨,乐趣被一点一点的侵蚀,热情被一点一点的淡化,最终只会变为冷眼旁观般的漠视。
  对于杀人这件事,本身并不令人快乐。但与之对应的厌恶和恐惧,却也会渐渐淡去。
  宇辰随父亲商成海避过“正面战场”,从旁边的小通道前往地下库房。殷午打头阵,巳殿后。
  厂里大多数的人都在外面和打手们对战,库房里应该是没什么人的。商成海要去取一份资料,这份资料可以给他的事业带来莫大的帮助。
  拼杀的声音穿透并不十分隔音的薄墙,惨烈的战况得到了完美的传达。
  宇辰眼前仿佛浮现出了血肉横飞的场景。但他只是微微皱了下眉,什么也没有说。
  走了没一会儿,眼前便出现了一道密码门,高大而且厚实,看起来价值不菲。当初安装这道门的人恐怕也是费尽了心思想要保护好门后的东西。
  殷午走在最前头,门的出现阻碍了他前进。他想都没想抬脚就要踹门。吓得原本走在宇辰右前方的商成海直接飞跨几米扑过去拦住他。
  这要是踢上去了……宇辰脑补了一下,觉得画面感强得自己一激灵。
  “吓我一跳……”商成海抹了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,把殷午扯到身后,“你老实待着。”
  “……是。”
  亏你还跟我吹嘘说把午叔教得像个正常人。宇辰在心里翻个白眼,余光扫过巳。还好巳是用刀的。
  商成海站到门边的密码盘前,略一思索,抬手按出一串数字。几秒后,门咔的一声弹开条小缝。
  当初安装门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劳神伤财安装的密码门,别人只是下达一条口令,就有人双手捧着破译好的密码给他。
  呵,真是讽刺。
  商成海向身后的三人使个眼色,然后轻缓的推开了门。
  地下库房比起外面要黑暗了许多。
  四个人快速闪进库房,虚掩上门,隐藏在昏暗处。稍微等了一会儿,眼睛适应了光线,视野里出现有些模糊的景象。
  他们作为后来者是属于站在明处的,很容易被暗处的敌人当靶子。这样的情况很不利。
  精明而狡猾的商人一手给枪上膛,一手捋了捋白发。他讨厌劣势。
  昏暗中,四人成一排顺着货箱间的空隙前进。他们的目标是库房中央的程序室。
  暗处的敌人没有动手,安静的等待着。就如同野兽捕猎时,安静的潜伏。
  他们的周围一片寂静,巨大的库房里只有几盏昏黄的灯,时明时灭。安静的如同死地,仿佛连自己都不存在于这里。
  宇辰可以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,他甚至于在脑中具象化出了血液流动的声响。
  距程序室四十米。
  咚咚,咚咚,咚咚……
  距程序室二十米。
  咚咚,咚咚,咚咚……
  距程序室十米。
  咚咚,咚咚,咚咚……
  距程序室五米。
  商成海挥手,一行人停下。
  在货箱与程序室之间有一圈五米的空白。如果在空中看就好像个灰白色的环。
  那是“死亡之环”。
  如同完整画面里被人突兀的擦出一个圈来。现在却是“猎人”们射击“猎物”的大好场地。
  成功与否,决定于此。
  商成海和三个人短暂的交流了下。由他和宇辰负责突破程序室,在对方攻击的过程中,由殷午和巳判断敌人的位置同时进行剿灭。
  生死由天,在此一搏。
  “准备好,儿子!”
  “嗯。”
  商成海给殷午个眼神,一挥手就冲了出去。宇辰紧跟着他冲向程序室。
  砰!砰!
  两声枪响。
  商成海毫不停顿的继续跑,宇辰也紧随其后。
  枪响的同时,殷午和巳就动了。开枪的有两个人,分别位于地下库房边沿的两角。
  两人分别杀向两边,以一种超越人类极限的速度飞奔在高低不平、大小不一的货箱上。
  不,说是跑,还不如形容成在飞。
  轰的一声,程序室的大门被撞开,呈奇异的角度和形状歪在一旁。
  商成海推了宇辰一把,让他进到里面。接着甩上了已经变形的门。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扑通一下子坐倒在程序室里。刚才短短五米的路程几乎耗尽了他们全部的心力与体力。
  
  咔嚓!
  殷午干脆的拧断了对方的脖子,随手丢下尸体,转身返回程序室。
  与此同时,巳也把另一个敌人大卸八块,然后向仓库中心赶去。
  
  “‘老朋友’很够意思嘛,这破译时间比想象的还要久~太令我伤心了~”
  宇辰冷漠的看着面带笑意一点儿也不着急的商成海,在心里翻个白眼。
  伤心个鬼。
  是谁在插入U盘的时候哼起了“冬天里的一把火”?
  
  当进度条接近尾声时,殷午和巳回到了程序室外五米处的空白地带。
  没一会儿,就见商成海和宇辰快速闪身来到他们身边。
  四个人没有因为两个抢手被杀而放松警惕——谁知道还有没有更沉得住气的王者呢?
  事实证明,还就是有这样心静如水的大高手。
  在他们准备从密码门处“逃出生天”的时候,长年使枪的商成海猛然感觉到了异样的危险。
  他在自己的大脑反应过来之前,先一步把宇辰踢出了门外。
  紧接着——
  砰!
  一声枪响。
  商成海尽力扭身避免了要害中弹,只是手臂被贯穿了一个血洞。
  殷午稍稍一愣,立刻矮身向开枪人的方向杀去。
  巳则掩护着商氏父子离开了仓库,向外撤离。
  三个人由巳开路,宇辰扶着商成海紧随其后。
  当他们快要走出这条前往地下仓库的小通道时,迎面走来了两个人。正是丰悦集团的老大和他的贴身保镖。
  “呦,‘老朋友’终于想起来迎接了吗~”商成海受着伤还不忘面带微笑,“这待客之道真是让商某不敢恭维啊!”他哈哈一笑,挑下眉,“这就告辞啦~不用送了~”
  “你!”丰悦集团的老大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转而换了副温和的表情,“商老板急什么,这不是好戏才刚开始嘛?留下吧!”
  他一摆手,站在身后的保镖就举起枪指向了宇辰。而自己则掏出手枪对准商成海。
  “看你这猴急的~”商成海面不改色的眨眨眼,“眼睛都瞎了~”
  “……什么?”
  对方正又疑惑又愤怒的看他,就听见保镖惨叫一声,胡乱的向天花板开了一枪。震耳欲聋。
  急忙回过头,就看见匪夷所思的一幕。
  那保镖仿佛是被人拆解开来的积木,碎成整齐的块,缓慢的倾斜,散落。
  正是从一察觉到有人就隐藏起来的巳出手了,解决一人,他又挥刀拆下了丰悦集团老大拿枪的胳膊。
  “等等。”
  “等等!”
 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。
  商成海惊讶的看了扶着自己的儿子一眼,笑道:“‘老朋友’,死到临头还有什么遗愿?说出来听听。”
  “呵,你够狠。”
  “谢谢。”商成海淡淡的勾了下嘴角,把手臂从宇辰肩上拿下,拍拍他,“去吧。”
  宇辰走到捂着空无一物的右肩膀的丰悦集团老大面前,沉默了一会儿。
  这个人他见过,学校组织过工厂的研究性学习,说白了就是参观工厂。
  去的正是丰悦集团名下的一家。
  当时这位老大刚好在那个厂子里办事,也不知怎的就心血来潮来看了他们这些“小朋友”。
  在他的印象中,这是个挺和善,没什么老板架子的人。
  可惜。
  “再见了,李老板。”
  早就忘记对方的名字,不过还是记得姓李来着。
  宇辰抬起之前别再腰带上的枪,对准李老板的眉间。
  有那么一息间,枪口对着的人仿佛变化了模样,成为了他自己。
  过去的自己。
  再见。
  枪响。
  人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当初就是更到这章之前就停更了……
      可惜现在没有了手稿,只能靠记忆想大概剧情来写了……
      几年过去,希望文风不要突变啊😂
      心好累,我怎么会把稿子弄丢呢😢

【原创暗黑无女主】皎殷JIAOYAN 第十一章 梦境真实

      昨儿忙晕了,竟然没更新……(跪了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大学的生活比较起之前十二年来,确是轻松了不少。
  宇辰有着大量的私人时间。
  但对于他来说,这些时间可有可无。
  现在的他养成了一个习惯。就是在闲暇的时间里,自己一个人静静的仰望天空,专心致志的回忆自己的人生。
  那些回忆,有的是快乐的,有的是悲伤的,有的是清晰的,有的是模糊的,有的是遥远的,有的是近期的。
  这些回忆如同大小不一、光泽各异的珍珠,通过他的回忆、脑海穿连成一串奇异而独一无二的项链。
  对别人来说也许一文不值的东西,在他看来却如无价之宝。因为,这对于他来说,是恍如隔世的曾经。
    这一天下午,宇辰独自一人坐在校图书馆对面的小花园里。斜倚着一旁的石桌,安安静静的看着图书馆门口进进出出的同校师生们。
  正出神,恍惚间听见有人叫自己,于是收回目光看向一边。
  原来是孟一航。
  他穿了件浅色的大衣,白裤子。怀里抱着一摞书。
  “宇辰,我刚来时看见东操场那边儿有人找你!”
  宇辰站起来拍拍裤子。他今天身着一套深灰色休闲西服,上衣敞着,露出里面雪白的衬衫和纯黑的针织衫。
  “什么人?”
  “嗯……不知道。”孟一航摇头,“应该是你们公司的吧?”
  “好,谢谢。”
  宇辰冲他点点头,微笑了一下。然后就向东操场走去。
  那是父亲商成海手下的“黑员工”中专门负责发布消息和分布任务的。
  他告诉宇辰,要在半个月后进行一次大任务。现在已经临近期末了,任务的时间大概在最后一个星期里。到时殷午会一同参与,甚至商成海也可能亲自上阵。
  他有半个月的时间进行身体上和心灵上的准备。毕竟现在的他已多次单独完成任务,是需要杀人的。
  经过专业化的枪械训练,宇辰进行任务时都会带枪。但他个人更偏好于肉搏。所以商成海特意派人为他做了副铁拳套。
  体术这种东西他是比不过殷午的,速度灵活方面更是不及巳,但力量的优势却让他不容小觑。
 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。
  对于有的人来说,半个月很长,成天无所事事;对于有的人来说,半个月很短,终日忙忙碌碌。
  但对宇辰来说,半个月不过是半个月而已,没有什么长或短之说。
  
  到了任务当天宇辰早早起来进行晨练,以求精神和身体都处于巅峰状态。
  他并没有住校,而是同高三时期一样在大学附近的小区里居住。巳当然也和他一起。
  “宇辰。”
  晨跑回来,一开门见巳在拉窗帘。巳回过头看到他就躬身问好。
  “把窗户也打开吧,”宇辰走进自己的卧室放手表,“我们出去吃。”
  “是。”
  两人穿过一条街到对面的包子铺吃早饭。用餐完毕便打车开向郊外。他们这一次的目标不在本市,而是临市一个与商氏集团势力相差无几的“大帝国”。
  这个集团在大约半年前开始从各个领域封锁和阻碍商氏集团。商成海早先就盘算好了这次的计划,但那时候碍于宇辰的历练还不够火候,所以迟迟没有动手。如今的宇辰虽然还“稚气未脱”,但也勉强可以独当一面了。
  
  一排整齐而崭新的箱车从马路上驶过,为首的是辆黑色轿车。
  “午,你可别晕车喽~”
  “……”
  其实商成海这话并不无根据。因为两人年轻时曾开车去一处偏远的黑市进行交易。结果殷午就晕车了,害得商成海一面防备对方,一面还要照顾他,好不狼狈。
  这惨痛的经历使商成海每次带殷午“出远门”时都会问如上的问题。虽然他知道这并不会让一个晕车的人好起来……
  当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,宇辰和巳终于迎来了那一列浩浩荡荡的车队。为首的轿车在两人面前停住,车门打开,商成海与殷午下来。
  “呦!儿子~”
  “爸。”宇辰冲他点头,又转向殷午,“午叔。”
  “……”
  殷午的表情有点儿茫然,看一眼他没回话。
  “……”宇辰眨下眼睛,“爸,午叔……他……”
  “没事儿,他晕车了~”商成海耸肩。
  巳无言的看着自己的父亲。这还是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父亲,巳觉得很新奇。
  几个人说话的当口,后面箱车里的打手们已经下来了。密密麻麻的占据了临市郊区的空地,足有几百人。他们向商成海和宇辰鞠躬,然后又都回到车里了。
  宇辰和巳也坐上轿车,商成海亲自开车带队前往这次的目的地——丰悦集团在郊外的工厂群。
  其实这里只是表面战场罢了。同一时刻,商成海手下的另一支“黑员工”团队正侵入丰悦集团的公司网络进行损毁。而先前已经植入集团内部的“间谍”们也开始了行动。如果计划顺利,那么,几个小时之后,丰悦集团将从世间被抹去,从此不复存在。
  离着老远宇辰就从车窗看见那片灰黑色的工厂。高大而压抑,如同耸立在天地间的巨大的恶魔城堡。
  那是与第一次执行任务时见到的废旧厂房截然不同的,人类自己所创造的阴郁。
  “来吧,给我的‘老朋友’发个信儿~”商成海掏出枪,在手中转了转,“要讲究礼貌么~”
  砰——!
  枪声响起,商成海一击打落工厂大门上的丰悦集团标牌。年轻的时候,商成海就有“神枪手”之称,现在虽然老了,威风却也不减当年。
  “给我的‘老朋友’送行!”
  随着商成海一声令下,早已包围工厂的打手们开着车从各个厂门一拥而入。
  这片工厂可不只是单纯的工厂,而是打着加工厂旗号的毒品生产厂。这里面工作的人都有不错的武术功底,丰悦集团更是专门派了一队枪手在厂里随时待命。
  打手们的车开进去没一会儿就传来枪声,但丝毫没有被突袭后措手不及惊慌失措的喊叫。
  不愧是训练有素的员工,宇辰心想。从此刻起,终于真真正正的成为商氏集团的一员了吗?他带着这样的感觉,一面紧了紧拳套,一面跳上了父亲的车。
  “‘好友’驾到,竟不出门远迎?失礼失礼啊!”
  脸上难得一副严肃表情的商成海嘴里说着毁坏气氛的话,开大油门也冲进厂里。
  刚进厂子的时候四周一片空旷,只有先前被撞烂了的铁门还歪歪斜斜的挂在一旁。随着车子的深入,道路狭窄起来。于是,四个人下车步行,但手中已经拿好武器随时准备厮杀。而枪声、痛呼声、咒骂声、砸东西声、钝器入体声、利器划肉声等等纷杂如同市菜场的噪音也愈来愈大。
  战场,已经近了。
  血腥之气阵阵传来,飘荡在空气之中,悬浮在万物之上,挑逗着杀戮之心,凝聚着经久不散。
  不断前进,宇辰脑中飞快的闪过自己一年来的经历,缥缈无形,虚幻在一片浅淡的血色中。
  过往与他隔绝着名为“光明”,又称“昨天”的镜子。真实与虚假的世界重叠。
  如今,他所拥有的世界,便是他从此以后的真实。
  直至死亡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本来这一章后面除了“最终战斗”还有一段剧情来着,可惜我彻底忘记是啥了😢
      只能这样了……如果将来有一天想起来……再说吧😂

【原创暗黑无女主】皎殷JIAOYAN 番外一 婚

      又是那个无聊的蜜汁课……
      闲得无聊来发文了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淅沥沥的小雨从天而降,落在地上泛起薄薄的水雾。
  28岁的殷午,身着白底黑格纹的衬衫,深色牛仔裤,没有打伞。一个人静静地走在深夜孤寂无人的街道上。
  月光费力地穿过云层照下来,把世界笼罩在一片灰蒙蒙的幻影中。
  几分钟的脚程,殷午停在一处巨大的库房前。
  灰黑色的长方体,像一个张着大嘴迎面扑来的怪物。
  殷午没做太多的停留,直接走到门房前敲了敲窗户。
  里面正在打瞌睡的人一惊,几乎翻下椅子。看见殷午,不太情愿的拉开小窗探出头来。
  “干嘛?”
  “可以进去么。”
  殷午看着他,好像在询问一样。但眼中一片死寂,什么都没有。
  “小伙子,你当这儿啥地方?进来?去去去,一边去!别打扰我睡觉!”里面的人一撇嘴,要赶他走。
  “哦,那就自己进去了。”
  殷午说着就要往里走。看门的人急了,冲出门拦住他。
  “喂!你TM听不懂人话是吗?!出去!!”
  殷午转头看他,面无表情:“请让开。”
  “你小子有病不是?出……”话音戛然而止,那人顿住。脸上不耐烦的表情还未消失就倒了下去。
  殷午甩甩掐断他喉咙的手上的血,继续往里走。
  
  繁华的城市中心。五彩缤纷的霓虹灯在雨中有种梦幻般的美。即便是深夜时分,加上也是人来人往,车连川流不息。
  银灰色的跑车从街道中左拐右绕的开出来。
  刚满30岁的商成海,棕色的头发被从车窗灌进去的风吹得有些杂乱。但他没心情管这些。他已经迟到了,现在正急着赶路。
  
  小雨还在下着。
  雨水为炎热的夏季带来了难得的清凉。
  但有一些人并没有心情感谢或赞美它。因为,现在的他们正面临着死亡。
  殷午进入库房的时候,买卖毒品的双方已经开始交易了。
  他的出现十分突兀。以至于在那两伙人回过神来的时候,他已经干掉了三个人。
  这让对方更加的愤怒。两方人马全部冲他围了过来。而且他们有枪。
  但殷午并没有任何的恐惧和退缩。这两个词对他来说都太遥远了。
  他一边闪避子弹,一边不停移动,一边格挡攻击,一边消灭敌人。听起来很忙,但真实过程也就是几个闪身和错步,再加上几次出击。
  水珠伴随着殷午的动作挥洒,分辨不清究竟是雨水还是汗水。一切都在模糊的影子之间进行。
  等到殷午停下动作,不过是几分钟后罢了。地面上的人或是死了,或是昏迷。他听见脚步声从大门那里传来。越来越近,并没有回头。
  “午。”商成海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,“抱歉,我来晚了……”
  “回家。”殷午回过身看他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  “嗯,好!”商成海点点头,两个人一起往外走。
  快要出去的时候他又回头看了看一地的狼藉,忍不住笑道:“你这赤手空拳端了两窝犯罪团伙的壮举,回头一定得和我爸好好讲讲!”
  “……”殷午微抬头看看他,什么也没有说。
  两人正上车的时候,“黑员工”们就来了。他们的工作就是补刀和清理现场。
  
  “哎,我真不是故意的!”商成海一面开车,一面还在和殷午解释,“是萧冉缠着我陪她试婚纱。真没想到那么一个‘伪男子’也有这么像女人的时候!”
  “我知道。”
  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万分抱歉,我下次一定注意!”他愣了一下,又说,“不不不,没有下次了!”
  “……”
  殷午无言的看着他。其实殷午觉得他不用跟自己解释,更不用道歉。主人干什么事,与他有什么想干呢?他又能怎样呢?
  
  雨水带来的凉爽被太阳一晒,被暖风一吹,便消失无踪了。炎热,才是夏季的主调。
  商成海与萧冉的婚礼已经大致的准备好,再有一些小事,也轮不到当事人操心了。
  于是,这一天,萧冉便拉着商成海去逛街。
  不过有一点令她有些不爽——殷午也去了。
  其实按照商殷两族的约定,商成海是可以命令殷午留在家里的。不过他似乎对逛街没什么兴趣,所以就扯上个殷午陪他共享无聊。
  趁着萧冉进了试衣间,商成海果断闪出门去抽烟。
  “你不喜欢逛街。”
  熟悉而清冷的声线。
  商成海头都没回:“不喜欢!我还是适合在办公室里安静的赚钱……”
  “……”
  两人沉默无言。不一会儿,萧冉就又提了一袋衣服走了出来。
 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,萧冉终于“放过”商成海。三人去了附近的餐厅,在诡异的气氛中吃完晚饭。商成海开车送萧冉回家。
  “成海,我走了。”
  萧冉站在车旁向商成海挥手。商成海微笑着点点头,看着她进了门才开车。
  “走,午。咱去搓一顿~”
  商成海脸上呈现出兴奋来。这种表情他已经一整天没出现了。
  殷午有点茫然。他想说,他们刚吃过。但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。
  别看商成海是富家子弟,但生活作风并不奢华高傲。而且因为有许多家世普通的朋友。所以常常流连于街边小店当中。逛街他确实不喜欢,但“吃街”可是很擅长的。
  两人开车到城里有名的“夜市”。这条街是夜晚的城市里最热闹的地方。
  在街头停了车,两个人和其他人一样步行。
  “上次老徐他们带我来这儿的。”商成海挤过人群,领着殷午往前走,“前面有一家烧麦不错。旁边的混沌也挺好。你吃哪个?”
  “……随你。”
  “还是吃烧麦吧!再来碗粥。加上之前吃的就可以了~”
  穿过拥挤的人群,简单的小摊前有几张露天的桌子。老板娘系着黄旧却还算干净的围裙在其间穿梭。
  她的身材短小而敦实,皮肤偏黑。有着中年妇女特有的泛黄的脸,脸上布满细密的褶子。但她的脸上却洋溢着灿烂的笑容,令看见的人心情豁然开朗。
  “小海啊,你好久没来了吧?”隔着几步远老板娘就认出他来,立刻笑着大声说。
  “是啊!”商成海也笑着回应,同时找个最近的桌子坐下,“老板娘!”
  “哎!”老板娘给另一桌客人放上烧麦和牛肉面,立马赶过来,“今儿吃点啥啊?”看见一旁沉默的殷午,又道“你朋友啊?”
  “两份……四份烧麦,两碗粥。”商成海指下殷午,“是家人~”
  “好哩!”老板娘笑着点头,冲两人摆下手,又去忙了。
  一会儿,四笼热气腾腾的烧麦和两碗稀稠适中的米粥就端来了。
  商成海喝了口粥。一边吐舌头,一边说烫。然后又夹了个烧麦,对殷午说:“快吃吧!热的比较香~”
  “……是。”
  一顿饭下来,两个人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  吃过饭,他们逆着人群往回走。经过一条小巷,商成海就拐了进去。殷午不知道他要干什么,却也跟了进去。
  走了一会儿,商成海告诉他,这条巷子里人少好走。虽然远了点儿,但也可以回到之前停车的地方。
  “你不想结婚。”
  一如既往的平淡而正经的语气。
  “啊……”商成海有些无力地笑笑,“大概吧……”他回过头看向殷午,“我们的人生都是从出生起就已经定好了的呐!”商成海回头向前走,脸隐藏在阴影中,“有时候真不甘心啊!不过……可惜……”他又仰头遥望着纯白色的月亮,神情里隐约有一丝早已消失多年的憧憬,“真羡慕啊……”
  殷午微抬头看着他,不知道说什么。
  “但愿我的孩子可以脱离这种命运的魔爪。”商成海冲殷午露出个算得上明朗的笑容,“真心的哦~”
  一周后,商成海与萧冉结婚。声势浩大,各大集团领导均来祝贺。
  六年后,商成海得子。名为——
  商宇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“伪男子”这个词是问父母得来的,据说是那个年代的词语,跟“女汉子”之类的差不多,这样😂

【原创暗黑无女主】皎殷JIAOYAN 第十章 彼岸花开

      课比较无聊,上来发个文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十月中旬,虽然已属深秋。但因为近年来全球气候变暖,所以也并不十分寒冷。
  可夜晚还是刮起了阵阵凉风。
  宇辰背靠着电话亭,眼睛盯着被秋风卷起的一张纸屑。这个时候早就没有落叶了。光秃秃的树木,孤零零的路灯。
  宇辰穿着浅色的衬衫,外面罩了同色系的深色男士针织开衫,下面穿了条没有装饰的单色休闲裤。身旁立着他黑色的中号行李箱。
  他觉得有些冷。但并不单单是身体,他觉得自己从里到外都凉了。而且这种冷,刺入骨髓,深入灵魂。怕是会一直跟随他到死亡的一刻了。
  这辈子,也就如此了。
  他想,在自己决定打电话的一瞬间,自己就已经死了。现在的他,是商宇辰。也只是商宇辰而已,没有别的了。
  没过多久,一辆深色的车开过来,在巳跳下车后就开走了。这种时候还敢把人拉到这样荒凉的地方的,大概是黑车吧。
  巳向宇辰走过来。
  巳现在已经很像个正常人了。但也仅仅是像而已。巳永远成为不了正常人。
  “宇辰。”巳穿着浅蓝底色,深蓝斑点的睡衣。每次行动的时候巳都是穿睡衣的。
  “嗯。”
  宇辰不清楚父亲知不知道他的位置,但他觉得那并不重要。他带着巳径直走向了之前几个人藏身的小楼。
  在去的途中,宇辰从路旁的废墟里捡了根铁管。这东西让他想起自己第一次杀人时的场景。
  他觉得很可笑。
  那个时候的他,因为自保杀人,郁闷、纠结了很久;现在的他却主动拿着铁管,找上门去灭口。
  在两个人行动以先,宇辰把小楼周围仔细勘察了一遍。没有后门,只有正面一个入口。那些人真不聪明,太为自己的敌人着想了。
  他和巳简单的制定个计划。两人一同进楼,巳上楼;有地下,宇辰下;无地下,宇辰原地“驻守”。倒不是宇辰想偷懒,而是为了万无一失。
  其实两个人的行动是很危险的,在不知敌情的时候贸然进攻,稍有不慎便是“全军覆没”。
  宇辰把行李箱留在马路对面的树后。然后和巳一起闪进了楼里。
  也许是太古老的缘故,小楼没有地下。楼里也很破旧,楼上隐约有点儿昏暗的灯光。两人一对眼色,巳就左手握刀的轻身上楼了。
  一层楼梯后有一个破败的门,里面应该有走廊。宇辰提着铁管,伸出左手轻轻移开破门。果然,是一条不长的通道。外侧和尽头有破碎的窗户,月光透过蜘蛛网溢进来。更给走廊增添了几丝阴森之气。
  宇辰无法确定这里是否有人,只好蹑手蹑脚的走进去。门左面是墙,什么都没有。他向右走,一连三个房间,全是空的。
  走到最后一间的时候,本来已经放松了。可没想到竟和里面走出的人正面撞上。双方都是一愣。对方首先反应过来,对着宇辰面门就是一拳。宇辰拿铁管一档,跳开了。
  两人你来我往的在窄廊里打起来。宇辰打架经验虽然不多,但力气却大得惊人。对方几次被他的铁管抡出去。几回下来,那人显然急了,冲着宇辰就扑了过来。
  这下子倒成了自寻死路。胸膛附近根本没有任何防御。宇辰手中的铁管有一面是尖的,他看准了对方的心脏就戳过去。
  哧——!
  这是种诡异的感觉。就如同把吸管插到什么有弹性的果肉里一样。
  大概有一秒钟的时间,两个人和周围的一切都是静止的。
  然后,鲜红而温热的血就从铁管的另一头喷了出来,淋在宇辰身上。他的衣服也变成了赤色的。
  但宇辰丝毫不为所动,而是握着铁管给了那人一脚。铁管就从肉体中抽出。插进身体的地方还沾着血,在月光下泛起水一般的光泽。而那人躺在墙根下抽搐着,一会儿就咽了气。
  宇辰甩甩铁管上的血,走进第四间屋子查看。也是空的。只是墙角有几个烟头,像是刚抽完的样子。空气里也有淡淡的烟草味道。
  宇辰忍不住笑了笑,觉得那人撞上自己而死掉的原因还蛮冤的。
  他又回到大门口等了一会儿,只听见楼上有那么点儿细微的动静。
  小楼不高,只有五层。宇辰有点儿等不下去,于是顺着楼梯开始上楼。
  二层和一层一样,一个小楼梯间,一条短走廊,四间房。走廊和房间里有几滩血肉模糊的尸块,一看就是巳的杰作。
  他又向上走,三层、四层和二层一样,除了听到的动静越来越响。在四层的时候,宇辰已经能清楚地听见那些人的叫骂声了。
  当他从四层小走廊里出来时,正好撞见一个没有两臂的人鬼哭狼嚎的往下滚。刚巧滚到他脚下,他看都没看就用铁管把那人戳死了。
  顺着楼梯,他又看到两滩尸块。等走到楼梯间的时候,就看见墙上全是血,地上也是一片一片混在一起的肉和骨头。根本分辨不出有几个人。小走廊那边战斗依旧在进行,但喊叫的声音越来越单薄。
  宇辰踢开半遮半掩的门,看见巳和四个人在走廊里缠斗。那四个人一发现他,立马分出一个来。
  冲宇辰过来的人拿着把大砍刀,反着白花花的光。
  宇辰见他冲自己来了,也小跑几步迎上去。
  铁器相撞的声音在小楼里回荡。
  宇辰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很奇妙。就好像他是悬浮在房顶上一样。默默看着下面混战的六个人。一会儿,就成了五个人。四个人,三个人,两个人。
  “宇辰。”
  巳有点儿微微的喘息。看得出这场战斗下来,也已经累了。身上的睡衣、睡裤成了纯粹的血红色。
  “走吧。”
  宇辰冲巳点头示意,两人一前一后的下楼了。
  巳看着前面的主人,觉得主人有些不一样了。巳不希望主人改变,但巳也觉得这种改变可以让主人更好的活着。巳想让主人好好活着。
  到了楼下,宇辰就看见了那辆他再熟悉不过的黑色轿车。
  把行李箱搬上车,宇辰和巳坐在后座上。
  轿车开动了。
  司机并没有因为两人浑身浴血而惊讶,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。
  这时候,云雾散了。
  月光铺散在大地上。
  一切都成了苍白色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我还深切的记得,当初写这一章的时候,旁边摆着一盆冻肉馅在化……血腥味浓郁……再加上我写的内容刚好这么血腥😃
      差点没吐了,真是情景交融啊(。